鸡蛋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鸡蛋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三峡集团总经理长江电力整合千亿资产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7:06:15 阅读: 来源:鸡蛋厂家

三峡集团总经理:长江电力整合千亿资产

在整个电力行业企业出现大面积亏损的时候,大股东为何还如此高调看多长江电力的增长?千亿资产整合之后,这家中国资本市场规模最大的一次重组将怎样协调与投资者之间的利益关系?这家全球最大的水电上市公司又如何布局未来的市场?

史无前例的超大号资产重组加上未来营收大幅提升的预期,长江电力会在资本市场上勾兑出怎样的价值?

就在2009年8月的最后一天,长江电力召开的股东大会,占公司股份总数79%的3256名股东及股东授权委托代表,毫无悬念的以99%的得票率通过了公司重大资产重组方案。

与此同时,国资委也正式批复同意中国三峡总公司将净资产评估值1073.15亿人民币的三峡电站18台发电机组资产,以及三峡实业等5家公司的国有股权协议转让给其控股的上市公司长江电力,并同意作为转让对价的组成部分,三峡总公司以每股12.68元的价格(扣除了分红除息影响)认购长江电力定向增发的15.88亿股股票。

9月8日,证监会对长江电力资产重组相关事宜进行了审核,公司随即于当日起再次停牌。11日,重组通过了证监会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委员会的审核,这也意味着,三峡总公司借长江电力整体上市的千亿资产交易已经进入到了最后的交割时刻。

部分优质资产分拆上市,集团公司再向上市公司分批注入资产,最终实现集团整体上市,这是大部分国有企业的资本化路径。对于资产规模庞大的国有企业来说,以这种方式进入资本市场,其实是股份制改革与市场化生存压力下的一种必然选择。不过,从资本市场的角度来解读其中的波折,则可能有大不同。

2007年,央企整合作为国资委重点推进的工作之一,在处于大牛市主升浪的资本市场上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追捧,以中国船舶、中国远洋为代表的一批央企上市公司,都因资产注入等重大重组事件而走出了一波登峰造极的行情。

然而,仅仅过了不到半年时间,沪深股市出现大幅调整。市场各方认为正是央企大蓝筹频繁增发再融资,导致市场资金供给压力迅速膨胀,最终引发了股市的暴跌。此时,投资者开始大规模“倒戈”声讨上市公司的增发行为,而之前市场奉为金股的央企上市公司则被指利用资产注入等重组方式在资本市场上大肆“圈钱”,成为抨击的主要对象。

牛熊之间,一件同样的事情却有着两种极端的解释。2009年上半年沪深两市走出恢复性的上涨行情,重燃了投资者的热情,上市公司借资产注入、整体上市、兼并收购等方式向资本市场再融资的行为也趋于活跃。不过,这一次投资者们似乎已经学会了理性的面对同样的市场题材。

在8月31日的长江电力股东大会上,显然机构投资者和中小投资者的注意力重点并不在重组方案上,他们更感兴趣的是“水电价格是否有上调的可能”、“蓄水水位是否能够满足新增机组发电需求”、“未来是否还有发电机组资产注入长江电力”之类的问题。

作为全球最大的水电上市公司的董事长,这些问题李永安是乐意听到的,因为投资者对于长江电力长期投资价值的关注,本身就是对公司重大资产重组后未来成长性预期的一种认同。

李永安的另一个身份是三峡总公司的总经理。2009年8月20日,长江电力大股东三峡总公司发布公告称于前一天,在二级市场上增持了长江电力1006.99万股股份。由于沪深股市在8月中旬出现连续大幅调整,长江电力股价在19日一度跌破12.68元的定向增发价格,最低探至12.67元。正是三峡总公司当日增持上市公司股份,才力保长江电力股价最终报收于增发价格之上。

刺激投资者兴奋的是,三峡总公司还计划在未来12个月内,视市场行情继续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交易系统增持长江电力股份,增持比例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2%。显然,力挺12.68元的增发价的另一面是三峡总公司对于长江电力未来盈利能力看涨的坚定态度。在整个电力行业企业出现大面积亏损的时候,大股东为何还如此高调看多长江电力的增长?千亿资产整合之后,这家中国资本市场规模最大的一次重组将怎样协调与投资者之间的利益关系?这家全球最大的水电上市公司又如何布局未来的市场?《英才》记者于北京、宜昌先后两次独家对话李永安,希望通过对长江电力的资本化经营、产业发展思路以及产融投资的深入分析,探索资本化时代大型国有企业改革的典型演进过程。

整体上市 权衡各方利益

调整后的方案既避免了对上市公司业绩的摊薄,保护了投资者利益,又适度发挥了财务杠杆的作用,有利于长江电力的长期可持续发展。

“现在看来,我们精心设计的方案得到了市场的认同。”长江电力重回资本市场2个月后,李永安坐在《英才》记者面前,坦言公司复牌后几乎天天会关注公司的股价。

经历了长达376天的停牌之后,长江电力终于在2009年5月18日这个颇有寓意的日子复牌。尽管回归首日不到2%的涨幅多少让投资者有些失望,但在“迄今为止,我国资本市场资产规模最大的资产重组”的吸引下,这家相比其它“大牌”蓝筹股低调许多的国有企业上市公司,已经没有办法不被市场各方灼热目光所聚焦。

对于长江电力复牌后的走势,市场人士有着不同的判断。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长江电力在2008年5月停牌时,上证指数运行在3600点上下,其一年之后复牌时上证指数处在2600点的水平,而在这一年间指数甚至曾跌至1664的低位,况且长期停牌导致一些持有长江电力的基金等投资机构资金被封存,复牌后,这些基金将会调整资金投向而退出,因此补跌行情再所难免。有分析师甚至预测补跌的幅度将达到36%。

另一些分析人士则认为,在长江电力注入的资产交割以后,公司全年业绩将超过每股0.6元。按照电力行业上市公司的估值比较,属于偏低水平。此外,长江电力自2003年上市以来,已经累积分红100亿,从2004年以来的五年中,平均每年每股现金分红达到了0.26元,相比很多“一毛不拔”的绩优大蓝筹,长江电力是很理想的“养老股”。

“复牌的前一天,我还说对复牌后的价格很有信心。”这是李永安的判断。长江电力在复牌之后的股价基本处于波浪盘升的慢牛走势,直至8月6日创下16.47元的复牌最高价后,随大盘调整,股价最低回落至大股东三峡总公司的增发价格附近后启稳。

既没有出现明显的补跌行情,也没有被利用重组过分炒作,长江电力复牌后波澜不惊的走势是李永安希望看到的。“这么大规模的资产重组程序设计是非常复杂的,我们停牌论证方案的这一年时间里,又恰逢国际金融危机,A股市场发生了重大的变化,所以我们要完成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任务之外,还必须充分考虑到这对于资本市场的影响。”

作为市场卖点而被放大的是,本次交易资产规模超过千亿,远远超出收购方长江电力577亿的总资产。尽管这只是集团母公司与控股子公司之间的一次资产整合,但在落差起伏巨大资本市场面前,交易的任何细节都足以带来不小的风浪。

“2008年5月我们启动重组的时候,曾经比较研究了4种资产组合、8种对价支付共8套方案。”负责重组推进工作的改制办公室的一位长江电力高管告诉《英才》记者,他们当初用了两三个月的时间才确定了初步方案:将三峡工程发电资产(大约1500亿左右)及金沙江下游梯级电站建设项目等资产注入长江电力,从而实现三峡总公司整体上市的目标。

但由于同期上证指数出现了最高时超过2000点深幅调整,长江电力的停牌价格变成了相对高位,李永安认为这个设计方案有必要随资本市场的变化而进行调整。“我们派人广泛听取基金公司的意见,结果投资人反馈最多的一条就是希望把没有收益的资产先不要注入。”

随后,李永安提出了两个调整:资产项目的调整和支付对价的调整。

“对当期不能产生盈利的资产暂不纳入这次交易范围。这块资产要放进去,会明显摊薄每股收益,投资者是不会喜欢的;还有就是调整了交易对价支付结构。如果采取大量定向增发或者全部采用定向增发的方式来支付对价,同样会较大摊薄长江电力的每股收益;如果完全以债务融资或者承担债务支付对价,又会导致长江电力资产负债率过高,不利于上市公司的持续发展。所以,我们对不同金融工具组合反复测算论证,在综合考虑每股收益、净资产收益率、资产负债结构等因素的基础上提出‘多债少股’的组合方式来支付对价。”

最终,三峡总公司整体上市的方案调整为:将三峡总公司拥有的价值约为1073亿元的发电资产及相关专业化公司股权注入长江电力,金沙江下游梯级电站建设项目暂时不纳入交易资产范围;对价支付方式为定向增发股票约201亿元,承接债务约500亿元,剩余对价372亿元由长江电力现金支付。

李永安说这个调整后的方案最大的权衡了各方的利益,“既避免了对上市公司业绩的摊薄,保护了投资者利益,又适度发挥了财务杠杆的作用,有利于长江电力的长期可持续发展。持有我们股份比较多的基金公司,基本上对我们的投资价值还是认可的。”

资产注入 还有4000亿

尽管这“两个三峡工程”被排除在此次注入资产项目之外,但却为投资者带来了长江电力未来资产注入和业绩爆发式增长的想象空间。

“蛇吞象”——这是外界评论形容长江电力与三峡总公司之间资产交易时,用得最多的一个词。实质上,说长江电力收购大股东三峡总公司水电资产,和说三峡总公司向长江电力注入水电资产其实并无二致。此前,人们更加习惯听到的句式是:XXX集团公司向其控股上市公司注入优质资产,从而实现整体上市。

外界频繁使用“蛇吞象”的句式表述,实际上,从一个侧面也表达了对长江电力未来发展的期许。而在李永安看来,这笔交易无论是对于长江电力还是三峡总公司来说,都是极具意义的一次整合。

“一方面是三峡工程由建设期转入全面运行期,三峡工程的安全高效运行关系到防洪、发电、航运等综合效益的充分发挥,防洪、航运属于社会公益

白丝袜

性感美臀

制服下的诱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