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蛋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鸡蛋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公司员工揭发内幕脑库中国就是个大忽悠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3:15:42 阅读: 来源:鸡蛋厂家

公司员工揭发内幕:脑库中国就是个“大忽悠”

报道 昨天(6.11),本报报道《“脑库中国”欠薪百万老总蒸发》一文之后引起强烈反响,同时也有“脑库中国”工作人员向本报记者揭发该企业内幕。他们说,“脑库中国”公司就是一个大忽悠,该公司很多专家的证书是花钱购买的,同时“脑库中国”还打着“颁牌”的名义,广纳财源,这些牌子也是没有权威认证的东西。这样的专家证书、铜牌不比街头上叫卖的证书有价值。

最后,该员工还与记者演绎了他们发展客户的过程。他认为,因为“脑库中国”只收取费用,却不给予服务,属于地地道道的大忽悠。

1、一个电话,一趟走访

“脑库专家”就这样产生了

林先生(化名)也是脑库中国的一名专家。他与记者谈及“脑库专家”时颇有些啼笑皆非的感觉。

林先生原是一家公司老总,在他所从事的行业里也是资深人士。一天,他接到“脑库中国”工作人员来电,声称是政府专家委员会工作人员,要聘请他出任一行业专家。林先生是生意人,于是便拒绝了这个邀请。不想该工作人员不停拨打电话邀请,并说脑库中国在林先生从事的行业里有很多专家、朋友,对林先生的生意有益无害。于是林先生便答应可以考虑,接着对方便派人来走访。

林先生听对方声称是政府部门人员,就认为他们的工作环节应该很严谨。但没想到对方到林先生公司随意地看了看,谈了一下,便留下一张表格,让填写公司状况。几天后,派人来收走林先生填写的表格,随即通知已经过严格审核,林先生可以成为专家委员会成员,并表示甚至可以成为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但需要缴纳一些费用。交纳费用后,林先生便成了专家委员,并且任职专家委员会副主任。

林先生成为专家之后,“脑库中国”工作人员开始动员林先生将他认识的专家、朋友也拉进来当专家。同时他也发现,在他的行业,“脑库中国”只有他一位专家。“‘脑库中国’就是希望通过我们这些有资历的给它带人来,建立它的专家网络,带来收益。”

“在‘脑库中国’只要给钱,就可以成为专家。”这句话是记者采访中听到最多的一句。脑库中国一名被欠薪员工告诉记者,之前她也从事过业务工作,一般情况下,只要客户给钱,他们就会将“专家”的称号授予客户,但前提是必须给钱。“我们并不看重客户的学历,也不看重客户的职业,只看客户能不能给钱,给钱我们就给予专家称号,并颁发专家证书。”这位工作人员说,颁发的证书很多,也涉及很多行业,有合格证书、岗位证书、专家证书、格式样本多样。其目的就是满足客户需求,换来金钱。

在“脑库中国”的专家网上,记者看到他们的“专家”的确不少,但记者也发现一些有趣之事:比如有一名专家曾接受过本报记者采访,明明是位男性但在网上却显示是女性;还有的专家分明是中专学历、大专学历,并没有什么著作、社会贡献;还有一张照片,两个名字、两种身份的“专家”。

2、一块牌子利益惊人

“脑库中国”一年赚数百万

采访中记者看到,凡加入“脑库中国”的企业法人,均领回了一个名为“科技经济一体化定点服务单位”的铜牌。“脑库中国”的员工说,别小看这一块牌子,就是这一块牌子,给“脑库中国”一年的创收达数百万元之多。

“脑库中国”员工介绍,有了一块牌子,他们便可以名正言顺地收取企业的费用了,或者叫作咨询费,或者叫做赞助费,但上有封顶,划分三个级别:分别为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专家委员、专业技术专家,收费标准这样花费:专家委员会副主任38000元4年收费,专家委员则是26000元,专业技术专家14000元等。“虽然价格是这么划分,但并不是一概而论的,业务员能力强,可以多要,实在不行几千元也可以给予专家委员的称号。”

但是记者掌握的账册显示:收取的金额果然多少不一,有的显示为赞助费,有的显示为咨询费;多则38000元,少则1000多元。但记者细细计算账单内显示的企业,在“脑库中国”领取证书或者铜牌者竟然有近千家之多,这些企业涉及政府职能部门、执法机构、企业涉及民营、国营企业,还有医疗卫生、建筑、商贸、地产等行业。细算利益达到数千万元之巨。

一名工作人员坦言,他们就是卖牌子、卖证书,而这些牌子、证书还是他们自己颁发的,没有经过任何一个国家部门或政府职能部门认证,也没有经过任何一个国家权威机构鉴别,就是企业自身认可的证明而已。这些证书、牌子不比大街上叫卖的证书、牌子强多少。他认为,除了制作证书、铜牌几十元的工本费,就是利润。利润惊人,有时候1个月就有几十万元的收入。业务员有20%的提成,其他收益全归老总所有,而且卖出牌子之后,脑库中国并不会给什么服务与咨询。“我们就是一家民营家族企业,利益不归老板归谁呢?”

3、公司员工现场演绎:

“忽悠”是这样进行的

李先生(化名)也是“脑库中国”内部网络上显示的一名专家。他现场向记者演绎了他们怎么发展专家、会员单位的,“说白了就是忽悠,能把钱与人忽悠来,就是本事。”

演绎中,李先生的身份是一名业务员。第一步:他先通过网络、电话查询找寻某一个行业、某一家公司负责人的联系方式。之后实施第二步:给这家公司或企业负责人拨打电话。张嘴就说瞎话:“我是市政府专家工作委员会工作人员”(不冒充政府人员,没有人会信他们的话,甚至每个工作人员的证件都有市政府工作证字样。)然后,再按照之前准备的说话程序,将公司的权威性、背景推广出去。当客户接受了他的观点之后,便提出要去客户企业走访的要求。第三步,就是走访,一般是去走访的人员有三至四人(一个业务员、一个专家、一个美女负责递送文件打杂,有时候还会有一个司机。)业务员扮演主任一类的身份,专家负责考察或走访。简单走访之后,会留下一张表格,并要求客户如实填写,并说明过几天会来收取。

收取表格后,实施第四步,则是通知客户通过严格审核。并表明该公司本科以上人员都可以申请专家证书,公司法人则可以申请专家委员会副主任证书,但要收取一些证书制作的工本费。第五步,将证书送去时,再言明需要收取咨询费用,按年计算,或者一次性交纳四年费用,或者按照年度分期交纳,同时说明这样会给企业带来好处多多,并会提供一些专家的咨询与决策。

“之后呢?收取了咨询费,‘脑库中国’收钱了,就不给提供咨询服务吗?”面对记者,这样的提问时,这位员工笑笑说:“就是没有服务,这事肯定的。”

“脑库中国”昨日回复本报:“我们没有‘蒸发’,只是搬家动作快了点”

本报记者唐光明报道本报昨天刊发《“脑库中国”欠薪百万老总蒸发》一文后,“脑库中国”有关负责人员以及该公司法人代表、秘书长单强先生从北京打来电话表示:他们从来没有回避责任,也没有蒸发,搬离第一世界广场是因为当时租赁合同到期,同时公司也是为了节省开支“脑库中国”才会有这样的举措。员工投诉报案皆因搬离动作快了一点,大了一点导致。

之后,记者接到“脑库中国”公司《专家视线》负责人彭乙洛的电话,他说受公司老总委托专门接受记者采访,并处理相关事宜。他说,他们不存在买卖专家证书、聘书以及铜牌的事实,只不过在给有关单位颁发铜牌时,收取一些咨询服务费用,企业如果钱多一些,就多收一些,如果少一些,便少收一些,不存在买卖之说。同时,他也坦言,这些专家的确不是什么政府权威部门的认定,是他们“脑库中国”企业内部对于所聘请专家的一种认同。颁发的证书、铜牌的确是公司制作颁发。

谈及投诉员工涉及的欠薪问题时,这位负责人说,的确他们有拖欠一些员工的工资,但并没有那么多,对于个别员工数十万元的欠薪,他表示不可思议。按照他掌握的情况,公司拖欠员工的工资,应该只有三五万元而已。“绝对没有那么多欠薪。”对于“脑库中国”一些员工质疑的公司“蒸发”行为,他解释是按照公司与房屋租赁合同约定,第一世界广场的租赁合同已经到期,搬离第一世界广场a座19层,纯属正常的搬离。

昨晚21时30分左右,记者接到“脑库中国”法人代表、秘书长单强先生的来电,他将该公司发展历程向记者简单讲解,对于投诉,他说,现在有不少人打着“脑库中国”的名号在深圳乃至其他地方胡作非为,这令他也很头痛。因此接到很多投诉。

之后他强调,他没有失踪,是6月9日出差到外地,对于存在的问题从来没有回避。至于公司员工对搬离第一世界广场后的举报以及报案等行为,他认为是因为他们搬离第一世界广场的动作大了一点,快了一点导致,并不是失踪。对于这几天的报道他也理解。

就在记者截稿时,接到“脑库中国”专家委员会专家组组长陈教授电话,他表示已经辞职。陈教授78岁,是一名教育工作者。他告诉记者,“脑库中国”还欠他两年薪水。

同时,昨日深圳市工程师联合会的工作人员来到本报。该联合会法人代表、常务副会长胡维光告诉记者,该联合会是在今年4月刚刚注册。昨日本报报道提及脑库中国公司曾使用工程师联合会名称,胡维光称这与他们的联合会并无关系。

相关报道:“脑库中国”欠薪百万老总蒸发

昨日中午(6.10),记者接到市民报料,深圳市红荔西路第一世界广场a座19层的“脑库中国深圳市专家委员会”(简称脑库公司)关闭,公司办公用品被搬走。现在有数十名该公司工作人员围堵公司大门讨要被欠工资。他们有的被拖欠几千元、有的几万元,最多的员工被欠工资23万多元,累计欠薪上百万元。

记者调查发现,这家公司曾经有几次神奇的“失踪经历”,每一次失踪均是有数十万乃至上百万元的欠款。之后不久,又会在其他地方以另外的名称奇迹般崛起,且每失踪一次,公司便会更强势一些。这一次公司“蒸发”、法人失踪仅是其中的一次蜕变。

1、报料:“脑库”老总失踪

市民在报料中称,一民营企业打着中国脑库专家的名义骗取商业投资,现在已经关闭了。很多员工围堵在公司门口。他们还有很多同事没有拿到工资,有的是几个月工资没有拿到,有的是十几个月的工资没有拿到,还有的甚至有4年多的工资没有拿到,被拖欠工资达到23万元之多。而报料市民也被拖欠数万元工资,至今没有拿到。

该市民说,他是公司员工,公司名叫“脑库中国深圳市专家工作联合会”,是一家民营企业。已经注册经营近十年了,经营状况一直良好。公司网站显示:公司专家有4万多名,有注册证件的专家也有500多名,并且有34个业务部门。想不到,今天早上他们来到公司的时候,发现公司大门紧闭,透过玻璃门可以看到:原公司老总办公室的门被打开,公司前台、室内一片狼藉。后来咨询了物业管理处才知道,昨天下午,公司老板在物业管理处结清了物业管理费,取消了租赁公司场地合同。晚上10时,有人将公司办公电脑、办公设备以及相关配备搬走了。具体是什么时间搬走的,他们也不知情。

据举报市民称,今年5月28日,公司老总单强突然通知大家放假休息,说是停电了。大家也没有怀疑什么就下班回家了。今天,突然接到同事信息说,公司倒闭了,老总失踪了。后来,他们来到公司后才发现,“脑库公司”办公地点第一世界广场第十九层,已经空空如也。

2、目击:公司一片狼藉

下午3时,记者赶到现场的时候,还有数十名脑库专家以及脑库公司员工围堵在该公司大门前。他们七嘴八舌地议论着老总“失踪事件”与公司的“蒸发”。走廊显眼处书写着四个血红大字“脑库·中国”。

随着他们走进脑库公司,记者像走进了电视剧情中战败方的指挥部一样:文件、纸屑、图纸、文稿满地都是,证书、聘书、文件夹、纸箱随处可见,遗留下的办公桌上,放着书写着“不搬”字样的留言条。

员工们一个个奔向各自的办公位置,他们希望自己的个人物品不要丢失,希望自己需要的东西依然存在,希望他们认为的工作证据依然存在。但是当他们奔至各自的位置前时,他们的脸上流露出了遗憾与愤怒。“我的电脑被搬走了!”、“我的文件不见了!”专家以及脑库公司员工们相互透露各自遗失的物品。其中专家谭先生遗失的东西最为珍贵,那是他与同事们一起研发的“微能量自循环零排放发电机技术”资料。谭先生说,这是他们多位专家的心血研究,曾经有企业出资3500万元购买所有权,均被他们拒绝。

专家王先生说,他的电脑也被搬走了,资料等有用的东西都在电脑里面,如果电脑被搬走了,等于将他们数年的财富以及技术都拿走了。

记者观察发现,第一世界广场第十九层整层都是“脑库公司”办公室,里面分隔着办公室、贵宾室、工作室以及各种专家委员会的名称门牌,大大小小办公室有数十间之多。每一间办公室内均是纸屑、文件满地乱扔。丝毫看不出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只能显示出当时搬离的仓促与慌乱。期间记者捡到该公司法人的一张名片,名片上写着:“中国国家专家网组织工作委员会、政务、商务决策专家咨询支持系统秘书长、主任委员单强”字样。

3、疑问:失踪只为欠薪?

采访中,记者看到一份临时起草讨要欠薪的报告,书写报告者是一名70余岁、退休10年的老人。他手中的报告是代替另外没有到场的13名同事起草。他说,其他同事还没有到场,但是已经电话授权,委托他经办并表达意愿了。

记者从他手中的资料了解到,从2006年开始,“脑库公司”便开始拖欠他们的工资了,一个月要么一分不发,要么拖欠数百元。累计至今,拖欠工资已经达到11万元之多。记者发现他们被拖欠的工资最多的数额竟然达到23万元之巨,累计欠薪百万多元。

被拖欠工资最多的员工,也是被其他员工认为是与老总关系最好的员工。他向记者讲述并计算了拖欠工资的过程以及数额。“累计拖欠工资时间4年多,跟随公司发展11年之久,想不到公司竟然这么对待我们。”

依照这位员工的说法,公司“玩失踪”逃欠薪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第一次,公司命名为深圳市工程师联合会,在深圳市工会九楼办公,后来因为拖欠工会房屋租金,便“失踪”了第一次。后来便在科学馆租了楼房继续办公,因为拖欠员工工资,不久又“失踪”了,后来来到第一世界广场。这是第三次“失踪”。同样也是因为拖欠员工与专家工资。

该公司员工说,说来奇怪,每经历一次失踪,该公司不仅没有因此倒闭,反而是做得更好。第一次失踪时,公司经营一直不好。第二次公司更换名称崛起后发展势头很不错,最多一年收益便有数千万元之多。这一次失踪会不会是更好蜕变?员工们心里都在嘀咕。

“脑库公司”被拖欠工资最多、任职最久的员工说,以前公司拖欠工资的时候,他们也曾经多次去追讨工资,但公司单总老说他们是鼠目寸光,只会盯着眼前的一些工资,不会将眼光放远一些,都不是穷人,谁会少了这些工资?现在手里的钱是要用来办大事的,工资的事情先放放。公司的进项大家又不是不知道,谁还在乎这一点钱呀?

“脑库公司”员工说,平常很少看到单总来到公司坐班,只有天黑了他才出现,不清楚是什么原因。但是他们老员工知道,他是为了躲债。因为公司办公家私、办公设备都没有付账。

4、调查:注册已经过期

采访中,记者找到了该公司社会团体法人登记证书。证书虽然显示该公司名为“深圳市专家工作联合会”,但也显示公司的注册已经过期。

该公司员工说,公司挂牌的“专家工作联合会”早过期了。到目前为止已经有几年没有年审。但是因为公司显示很正规,谁会猜疑公司注册竟然会过期呢?不仅仅如此,公司账户也是过期的账户,之前来往账目均是通过其他渠道进入公司。目前公司账户,主要是哄哄一些来公司要账的债主,往往是被债主堵在公司了,单总就会用现在公司账户支票开出一些空头支票打发人走,自己好脱身。

谢先生提供给记者的一些空头支票恰好佐证了这一事实。谢先生说,这些支票没有一张是真实的。尽管这些支票在银行无法兑换现金,但也能证实“脑库公司”账户有假的事实。

随即,记者按照该公司法人单强名片上的联系方式拨打了他的电话。但是电话总显示着忙音。记者在现场也看到该公司员工拨打电话向公安部门报警。记者了解到,景田派出所已经受理此案。(中国水泥网 转载请注明出处)

陕西洗发水批发

济南挖掘机三段拆楼臂

福建晒版机

江西固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