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蛋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鸡蛋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傻子瓜子创始人再放豪言夺回商标大卖20亿-【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2:20:04 阅读: 来源:鸡蛋厂家

傻子瓜子创始人再放豪言:夺回商标大卖20亿_

他曾经使小小的瓜子闻名全国,甚至有人不远万里只为买到他的两斤瓜子。 年广九:一个队伍排50米以上,两个队伍100米以上,两排队伍100米以上。 他与邓小平从未蒙面,却三次被他提及。 年广九:傻子我来看看他,到底什么人,怎么掌握我们政府的政策,这个人了不起,我要见。 年过70遭遇丧子之痛,宣布收回商标再度出山。 年广九:大儿子去世了,商标就是我的,我是继承人。 Ⅱ 子墨:我现在所处的位置是安徽省芜湖市花园路袁屋基8号,我身后的这个二层小楼,主人名叫袁四宝。2006年11月28日,袁四宝的女儿袁小妹不幸在家中身亡,而与她一同死亡的还有一名男子,他就是名声显赫的傻子瓜子创始人年广九的长子年金宝。他的神秘死亡一时间引起了众多猜测,也让我们把目光再次投向了这个本就具有传奇色彩的家族。 袁屋基是芜湖市的一个棚户区,这里的建筑大多是平房。2006年的年底,年金宝的离奇死亡让这里和当地最为著名的家族 傻子 年广九联系在了一起。根据新华社的报道,年金宝和袁小妹的死因是一氧化碳中毒,不过,对于二人为何会同时出现在这里,则没有太多的正面报道,只留给了当地居民许多猜测。 与袁家不同的是,年广九不仅要承受丧子之痛,还要面对大儿子死亡之后家族内部再一次掀起的产权之争。 子墨:大儿子去世对您家庭、工作影响大吗? 年广九:不讲,不好讲。 子墨:为什么要回避这件事情呢? 年广九:不讲。这个没决定下来,不讲。 被誉为 中国第一商贩 的年广九,因创立 傻子瓜子 这一品牌,而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2005年,他曾接受过凤凰卫视的采访,时隔两年之后再见到他时,他已年逾70,脸上明显多了几分沧桑。 不过这一次采访他的过程显然没有那么顺利,在长达三个多小时的采访过程中,他多次拒绝正面回答我们提出的问题,执意用自己的方式来叙述,使得采访数度中断。 子墨:我们还想知道一些事实性的东西。 年广九:我跟你讲话不一样。 子墨:对,但是我们就是说,我希望我们也听您讲的东西,但是您也能考虑一下我们,因为观众 年广九:不行 年广九经历了四次婚姻,共有四个儿子,最小的仅7岁。长子年金宝曾经是他商业上最主要的竞争对手之一,他是安徽省傻子经济发展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并且拥有 傻子 瓜子的商标权。随着他的死亡,他的财产,以及 傻子 商标的去向变得扑朔迷离。 年广九:大儿子去世了,商标就是我的,我是继承人。 子墨:这点和二儿子沟通过吗? 年广九:不需要沟通,他没有权,他有什么权利? 子墨:但你不是办过法律手续吗?已经办过手续了。 年广九:这是我们家庭的问题。 年广九的二儿子年强,经营芜湖市傻子瓜子技术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等三家公司,与父兄在瓜子行业成 三足鼎立 之势。不过,近年来,他除了继续经营瓜子等传统炒货,还把目光投向了电脑软件等高科技行业。 年氏家族企业分布: 年金宝:安徽省傻子经济发展有限公司; 年强:芜湖市傻子瓜子技术开发有限责任公司、芜湖市金傻子大厦有限公司、芜湖市傻子瓜子有限总公司; 年广九:安徽芜湖广九食品有限公司。 而除了年强,年金宝的母亲,也就是年广九的第一任妻子耿秀云,年金宝的女儿也可能成为法定继承人。另外,还有媒体称,年广九的三儿子年兵,已经暂时接管年金宝的公司。而对此,年强和年兵都还没有对媒体做出过回应。 子墨:但是我想他的其他家人可能会和您争夺这个公司的控制权? 年广九:这是国家规定的,不是他要就要到了?要不到的,我给了孩子,这个孩子死了还是我的,就跟家产一样,接班人把有我孙女,孙女只能拿到他的产权,没有产权他拿不到的,要回到傻子主人身边来。 在采访过程中,年广九数次接到电话,而话题都是围绕商标之争展开的。 年广九:不要交给他,不要交,他去了,你打他,大孩子死了他没权得商标了,我讲你懂不懂啊,儿子死了,这商标权是老子的,不是他们的了。 Ⅲ 子墨:今天下午我们在芜湖城里面听说我们是来采访年光久的,有的出租司机就跟我们说年光久的时代现在已经过去了,您自己怎么觉得? 年广九:傻子永远没过去 被邓小平三次点名,有过两度入狱经历,四次婚姻,年广九这一备受争议的人物似乎注定要成为媒体追逐的焦点。 傻子 年广九并不傻,早在1962年,那个物资缺乏的年代,他就做起了水果生意。但是,没多久就被扣上 资本主义 的帽子被关进了监狱。经历了这场官司,年广九不得不放弃卖水果,转而谋求别的生计。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学会了炒瓜子。 子墨:当年是怎么想到要做傻子瓜子? 年广九:以前我是卖黄梨,黄梨以后学徒,为什么卖瓜子,就是水果有淡季,有旺季,正好摆在旁边有一个卖瓜子,他讲小年你明天早上三点钟到我家去,他三点钟就到他家里去了,他七十多岁起煤炉就呛,我讲我来起,炉子起好一个,煮锅煮好了,开始砂锅,砂锅火上来了把瓜子放里炒,两秒钟就好了,过去不用锅铲炒,锅铲炒怕听见声音,听见声音怕人汇报他,来抓我们。就用木头板子炒,没有声音。 1972年,年广九开始卖起了瓜子,第一天就赚到了五块钱,这几乎是当时最高工资的五倍。年广九从此便认真开始钻研起了瓜子行业。 除了在瓜子口味上不断改进,年广九在经营方式上也动了不少脑筋。瓜子买一把,送一把, 傻子 的名字就这样叫开了。年广九的生意越做越大,到1979年的时候,瓜子卖不过来,他开始雇佣工人。 傻子 瓜子的规模大了,麻烦也随之而来。 一些人在《资本论》中找到所谓的经典论据,雇佣工人超过8人就是资本主义,而当时年广九雇工最多的时候已经达到了上百人。 年广九眼看着自己的事业将面临第二次夭折的时候,邓小平在1983年和1984年两次直接点名,以年广九和他的傻子瓜子为例,明确表示中国政府鼓励发展私营经济。 在邓小平文选中这样记载着:农村改革初期,安徽出了个 傻子瓜子 问题,当时许多人不舒服,说他赚了一百万,主张动他,我说不能动,一动人们就会说政策变了,得不偿失。而这句话,现在已经被年广九印在了他的名片上。 年广九:邓小平三中全会一开,致富,过去致富,那不是一个人穿一条裤子了,一个人多条裤子,不是毛泽东三个穿一条裤子。他也不要开会,自动地农民、工人、干部提高了、觉悟了,搞好我们的市场化 1981年,年广九的 傻子瓜子 商标正式得到批准。然而,就在同一时期,年广九的家庭生活也开始发生变化。 年广九:三中全会开始,六中全会邓小平讲话,我跟我的爱人谈话,我们大搞我们带动大家致富。就是老婆不同意大干,将老婆休掉了,钱给他们了。我呢,在1980年离婚,离婚以后我没有钱,我到扬州讨饭。 年广九所指的正是他的第一任夫人耿秀云,离婚以后, 傻子 瓜子也开始分家,耿秀云和长子年金宝分享了 傻子瓜子 的经营权,开起了自己的炒货店。而年广九,拿着离婚所分到的炒瓜子的工具另起炉灶。凭着自己的信誉,年广九很快筹集到了资金,他的瓜子生意又红红火火地做了起来。 年广九:一个队伍排50米以上,两个队伍100米以上,两排队伍100米以上,计划生育独生子女两斤瓜子不排队。过路人到芜湖来两斤瓜子用车票买不排队,结婚的十斤瓜子不排队,拿结婚正来买不排队。军人不排队,越做越大,从一万斤到十万斤,从十万斤到二十万斤,别看毛把钱一斤,多得吓人,二十万一斤多少钱,两万一天,这是薄利多销。 没有读过书,只认识自己名字的年广九逐渐摸索出自己的一套生意经。 年广九:那时候最高是七十几块钱,我给他(工人)五十块钱,管吃管喝,要遵守厂规。一共36条厂规,品尝瓜子,休息品尝瓜子,讲得对有奖,奖金多少五十块,你吃得好,回答出来,什么火头炒的瓜子,什么好处,好处在什么地方,回答出来就是五十块钱奖金。你这个瓜子炒苦了罚款一百。如果偷瓜子出去,抓一把瓜子出去警告,要把瓜子放在口袋里的话罚款一百,要是一袋子瓜子出去罚款3000,一袋子五十斤,扛出去罚款三千,开除。 1987年春,他第一个在全国搞起了有奖销售,一等奖是一辆上海牌小汽车,一时间, 傻子瓜子 的销售额猛增,但是这一次,年广九却载了个大跟斗。 年广九:最后开奖,怎么开奖,就是厂区的瓜子卖不掉,国家的货物堆得山一样,钞票在人民手里,国家银行没有钱,要汇款的话一个月两个月钞票才能拿到,他银行没有钱,钱在人民手里,那怎么办呢,就开大奖,就一车轿车,头等奖一车轿车,二等奖一个摩托车,三等奖一个电冰箱,四等奖一个电视机,日本电视机,16寸的。自行车、毛毯,八个产品。投资八万多块钱,放在进行里,工人公正。最后讲我赌博,变相赌博。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因为特殊的历史原因,中国的民营经济普遍进入了生命的寒冬,有近三分之二的民营企业没能抵挡住这股寒流,退出了历史舞台。1990年,年广九因挪用公款罪和流氓罪被起诉。 年广九:我知道他要判刑,要坐牢,但没判我刑,我还在派出所蹲着,为什么,我跟我爱人谈,我马上逮捕了,我想你等三年,回来我好好报答你,这三年要是违反了,对不起我的话,对不起,回来我就给你毁了,对子女讲话也是这样,该有的东西该吃的吃 在年广九入狱的近三年时间中,他的工厂关闭,资金冻结, 傻子瓜子 陷入了停滞状态。不过,1992年,年广九再次幸运地被邓小平想起。 年广九:还亏得我的第二任夫人,在深圳,标语贴在满街都是,什么大会场啊,傻子瓜子,大旗子挂在那儿,广州军区司令员跟他情况一介绍,他亲自查问受的冤屈,迫害,就是当地政府迫害我。南巡讲话,这不是为我一个人讲话,为在那儿的更多的改革家讲话的。 出狱之后,虽然事业上再次崛起,年广九的第二段婚姻却宣告了结束。而他的两个最大的儿子年金宝和年强,逐渐在商场上崭露头角,成为了他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几番起落之后,这个资产过亿的家族企业开始面临一个新的问题 家族纷争。 Ⅳ 从80年代初,长子年金宝和次子年强开始各自经营 傻子 瓜子,20年间,兄弟俩共注册了 金傻子 、 傻王 年 等近三十个商标,为了发展各自的市场,他们甚至不惜竞相压价。年广九在面对自己的儿子的挑战时,显示出了生意人的霸气。 年广九:儿子跟我打价格战,弟兄俩打我一个人,1996年一仗把两个儿子打败了,那年1996年我赚了六十多万,他们恐怕亏损百把万,在芜湖问一般都晓得。因为他们没有这个经验,什么叫经验呢,马上大雪来了,你货怎么过来,他没考虑到,没有考虑到瓜子实收。 1997年,一个庞大的 傻子集团 宣布成立,年广九任董事局主席,人们本以为,这一举措预示着 傻子 的另一个开始,然而这个集团成立仅仅一个月就宣告解散。 年广九:气候不行,金宝和年强两个思想还没稳定,怎么搞集团呢,搞集团要一级服从一级。两个讲话的口气都不行。思想没有稳定下来。 年强:(我父亲)他是没有文化的,对各方面的理解,跟我们的思路和管理,肯定不一样的。 年广九:这个不在乎素质不素质 年强:傻子瓜子是年氏家族经营的企业,如果把这个企业发展得更好更大,光靠我们年氏父子按照老的观点、年氏父子去管理经营,我想企业不会发展得很大。一个就是家企分开,另一个就是经营权和所有权分离,这个要分开。 父子三人再次回到了各自为阵的局面。1998年,年广九结识了第四任妻子,也是现任妻子陈慧芳。 年广九:(她)卖那个小玩具,什么针线,袜子,他看我这个,这边一个,我这个门面,看我的瓜子 他馋死了,叫我告诉他卖瓜子怎么卖法。 就这样,年广九认识了比他小了30岁的陈慧芳,两人结合的过程还颇有些浪漫色彩。 年广九:后来以后去西安开会,我看看专卖店,我俩一块过去,到了黄河路下来以后,她脸发白,我讲脸发白怎么搞的,她说我疼得,我讲赶快,到医院,就坐到车子到三门峡医院,讲赶快转院,到郑州。到郑州武警部队医院,马上办手术开刀,没有人了,就他一个人,要家属签字,我就签字,我是家属,就糊涂签了字 我承担责任了,家里没有人来我不承担责任吗,这是缘分。 2000年,陈慧芳为年广九生下了他的第四个儿子年龙,老来得子的年广九在一年之后宣布,将自己的商标权以一分钱的价格转让给长子年金宝,并退出江湖。但是二儿子年强却很快出来反驳,说这是2001年最大的一条假新闻。 在各方媒体的报道中,比较接近事实真相的说法是,父子三人通过协商,年广九以一百万的价格转让 傻子瓜子 的品牌,年金宝出资55万,获得商标权,年强出资45万,获得肖像权。在当时年广九看来,这一做法是为了让两个儿子成长。 年广九:(如果)不是老子上来了,竞争了,你们怎么上来的呢?你们知道什么方向?怎么走吗?这是竞争。对于两个孩子,前进了,思想认识(上去了)。 表面上看,当时年广九的这一举动目的是为了化解家族内部的矛盾,然而实际上却为新的危机埋下了伏笔。在同年的10月,次子年强和长子年金宝就为 傻子 商标的使用权打起了官司,而这一场纠纷,一直到年金宝死亡也没有结果。 子墨:当年你把商标和肖像权转让给两个儿子的时候,想到会有这一天吗?他们经营不好? 年广九:我是轰轰烈烈把商标给了两个孩子,而没做好,我对不起共产党,对不起人民,因为他们年轻、骄傲,他们没有在血水中长大,而是在温暖中长大,因为他对经营方法不好好的管理。 言谈之中,年广九对两个儿子的评价有些出乎我们的意料,他认为年金宝和年强都存在腐败问题,但当我们向他求证时,却没有得到答案。 子墨:可以说您对他们两个有些失望吗? 年广九:是,我失望了,我希望他两个孩子勇敢,而他两个欺骗了党和人民政府。因为我年纪大了,给他们创造去吧,给他们实验一下子,而他们腐败思想。 子墨:谁有腐败思想? 年广九:不给你回答。那是最后回答,最后还要多少天给你回答,现在我总的跟你讲,就是他们违法了,没有道德的品质,商业没有道德的品质。 记者:曾经劝说过他们吗? 年广九:劝过不听的,现在我要求收回,最后希望你们再谈谈法庭再见,欢迎你们到法庭上听。 记者:您的意思是不是说会把他们告上法庭? 年广九:对,肯定要到这个地步。 随着年金宝的死亡,当人们认为这场商标之争会就此戛然而止时,年广九却高调宣布,将收回商标。 子墨:商标收回之后,您打算自己怎么重新做这个企业呢? 年广九:再选好接班人。 子墨:心里有个标准吗,要选什么样的人? 年广九:看你走什么路,是走的个人路,还走的党的路,这两条路是你走。 子墨:会从自己其他的儿子当中选接班人吗? 年广九:现在不跟你谈这话,因为现在还在争论傻子瓜子事情,争论瓜子事情,现在老子出面,傻子出山了,商标收回,肖像权收回。 子墨:傻子出山就一定有用吗,毕竟今天不是二十年前了? 年广九:这次出山了,最后再找接班人。本来是不干了,现在收回,大干,20个亿。 子墨:您自己是哪来的信心,认为只要您出山销售就能做到二十亿? 年广九:我该回答你一句话,全国哪个地方没有我傻子瓜子专门店,哪个超市没有我傻子瓜子,傻子恐怕家喻全国。再早几年北京有傻子瓜子,现在北京怎么没有傻子瓜子了,给他们腐败了。现在傻子年万久出山了,收回了商标跟肖像权,以后再选接班人,接班哪一个暂时还没考虑到,请你原谅。回答完了。 Ⅴ 著名财经作家吴晓波在他最新完成的著作《激荡三十年》中写道:在1978年到2008年的中国商业圈出没着这样一个族群:(字版)他们出身草莽,不无野蛮,性情漂移,坚韧而勇于博取。在这次采访年广九的过程中,这些特点不经意间都在他身上流露出来。 子墨:我们还是想知道您的一些具体的事情 年广九:唉 (拒绝回答问题) 年广九:(被电话打断) 子墨:那是什么爱情的故事促使您做这个企业? 年广九:(抽烟,沉默 ) 子墨:精神矍铄、充满自信,甚至有点武断、偏执,是在这次采访中,年广九留给我们的印象。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年过七旬的老人公开宣布要再度出山,并放出豪言,在今年创下20亿的生产值。有人说,年广九的时代已经过去了。那么,年广九的再次出山是否会给这一说法带来有力的反驳,从而再次改写历史呢?不过,不管结果如何,在中国民营经济发展的历史上,已经留下了一个深深的 傻子 的烙印。 傻子 沉浮录 1937年年广九出生。不久后的一次淮河水灾,让年广九一家乞讨迁到芜湖。 1963年因街头摆摊,年广九以投机倒把罪被判有期徒刑一年。 1972年年广九看上炒瓜子这一行当,拜师学艺,因卖瓜子时常常 买一赠一 ,落下 傻子 头衔。 1979年年广九开始雇工,继而将小作坊发展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工厂。 1982年要不要动 傻子 的争议一直传到中南海,邓小平同志以对历史发展进程的深刻洞察,明确回答不能动。 1985年年广九成立傻子瓜子公司,选择有奖销售的促销办法。孰料有奖销售勒令叫停, 公司 血本无归,亏了63万元。 1989年芜湖市人民检察院以受贿罪起诉年广九。后经长达3年的审理,终于作出判决,以流氓罪判处年广九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 1992年邓小平同志南巡讲话中再次提到 傻子 年广九。那年3月13日,他被无罪释放。 1995年下半年年广九再度出山,全国炒货业立刻起了震动。 2001年2月13日年广九在合肥宣称将 傻子 商标以一分钱的代价转让给其长子年金宝。 2007年2月宣布收回 傻子 商标,并再度出山。

滁州制作西装

孝感定制西装

宁波职业装制作

句容西服订制

相关阅读